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信息要闻

创新“乡贤调解”模式 构建乡村善治格局

发布时间:2020-07-14 字号:T | T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强乡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为推进乡村治理现代化,维护群众法治权利,提升幸福感和获得感,我市以福清市为试点成立“乡贤调解室”,积极探索“乡贤调解”模式,以点带面、以面促优,全力打造以法治为引领、以人民调解为基础、以本土乡贤为依托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推动“枫桥经验福州升级版”落地落实落细,助力构建乡村善治新格局。

一、大胆实践,建立“乡贤调解”模式

(一)吸纳新老乡贤。我市广泛吸收“五老人员”(老党员、老干部、老军人、老教师、老模范)担任“老乡贤”,他们在当地群众心中有较高的威望、有丰富的工作经验、有处理矛盾纠纷的热心肠,对当地传统文化、民俗民风、乡规民约和社情民意比较熟悉,能够在乡村治理中起到很好的粘合作用。同时,注重从医生、律师、创业者、企业管理者等群体中发展“新乡贤”,新乡贤既和老乡贤一样具有乡情人缘优势,又有专业知识技能、有现代职业经验、有新思想新观念,能更加多元化、多样化参与矛盾纠纷化解。

(二)创新工作载体。依托乡镇(街道)、村(居)人民调解委员会成立“乡贤调解室”,优先选聘人大代表、党代表、政协委员、侨务工作者等为乡贤志愿调解员,在条件成熟时按照人民调解员选聘条件和程序,将乡贤代表纳入人民调解员队员,聘任为当地乡镇(街道)、村(居)“乡贤调解室”的专、兼职人民调解员。“乡贤调解室”的主要目标任务是以“能调尽调、以调促和”为原则,切实发挥“乡贤调解”维护稳定的基础作用,及时妥善处理各类热点、难点问题,维护邻里和睦、乡村稳定,实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的工作目标,推进新时代人民调解工作的创新升级。

(三)深化“两室”融合。结合省厅部署的品牌调解工作室建设工作,将“乡贤调解室”与“金牌调解室”有机融合,培育以乡贤调解员名字命名的金牌调解工作室,发挥示范引领辐射作用,提升调解公信力和成功率,从根本上化解矛盾纠纷,如:福清市以乡贤调解员庄春松命名的庄春松调解室被评为省级金牌调解工作室,自调解室成立以来,共接待群众来访600余人次,调解各类纠纷400余件,参与调解疑难信访案件80余起。无数矛盾纠纷当事人双方握手言和,自觉履行调解协议内容,达到了案结事了的良好效果,有效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

二、建章立制,打造人民调解高地

(一)明确调解范围。“乡贤调解室”受理调处矛盾纠纷的范围是:1、可以通过调解化解的民事纠纷,主要包括:婚姻家庭纠纷、继承纠纷、劳动争议纠纷、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宅基地和相邻关系纠纷、房屋买卖、房屋使用权、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诉讼标的额较小以及权利义务关系较为明确的其他纠纷等;2、轻微刑事案件附带民事诉讼的民事赔偿纠纷;3、行政诉讼中可以通过协调化解的纠纷;4、执行和涉诉信访等工作中可以通过调解解决的矛盾纠纷。

(二)完善工作机制。建立完善“乡贤调解室”工作机制,制定学习培训、保密、经费保障、信息反馈等制度,在运作上倡导社会公益性,采取“以案定补”的方式给予一定的经济补贴。“乡贤调解室”所需经费由乡镇(街道)政府和村(居)委会共同承担。“乡贤调解室”使用统一的调解工作表格、报表、调解笔录、调解协议、调解卷宗等工作台帐和文书样式。公示人民调解的性质、工作内容、纠纷受理范围、调解工作制度、工作纪律和当事人权利义务等内容。完善纠纷受理、主持调解、协议制作等调解工作步骤,真实完整地反映调解过程。制定调解的程序标准,规范“乡贤调解室”的调解行为。

(三)延伸工作触角。我市着眼于乡贤参与调解,并主动向参与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工作延伸,为乡村振兴贡献司法行政力量。一是疑难纠纷巧化解。坚持“用百姓的方法,解决百姓的事情”,发挥“新乡贤”法律、医学、教育等特长,参与化解专业性强、疑难复杂的信访纠纷,针对信访矛盾纠纷类型、复杂程度不同,将其分为简单事、复杂事、疑难事、特定事等若干等级,采取乡贤调解员定时调、下访调、邀约调、陪同调等不同措施,有效化解常年信访积案,真正当好“保健医生”,发挥人民调解“第一道防线”作用。二是宣传教育固法治。加强法治文化阵地建设,依托“乡贤调解室”,利用“法治电影放映”“法治文艺演出”等开展普法宣传教育活动,建设村民“看得见”的普法阵地,打造村民“信得过”的法治队伍。结合常见的山林土地、妇女权益、劳动保障、婚姻家庭纠纷,有针对性宣传村民“用得上”的法律知识,提升村民法治意识,提高基层依法治理能力。三是示范引领扬德治。邀请乡贤人士开展“道德讲堂”、家风家训宣传,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发挥乡贤在德治方面的传、帮、带作用,将村中威望高、品德好、能力强的村民培育为道德建设带头人,以身边人说身边事、用身边事教身边人,充分发挥示范引领作用,不断培育村民道德意识和文明意识,树立“崇德向善”的社会文明新风尚。

三、“四个满意”,“乡贤调解”取得成效

“乡贤调解”举措的推出收到了政府满意、调委会满意、当事人满意、群众满意“四个满意”的社会效果、法律效果、政治效果。

(一)提高了纠纷化解能力。村(居)调委会委员多由村(居)委员会干部兼任,受村干部自身家庭生产生活事务缠身、村(居)委员会“三年一换届”等因素影响,部分调解员法律功底不足、知识阅历不够、调解技能不强。与之相对,乡贤普遍家庭收入稳定,拥有更多时间精力用于化解矛盾纠纷。乡贤参与人民调解,从法、理、情等角度对当事人进行说服教育,达到了定纷止争的目的,也大大提高了村(居)调解组织化解疑难复杂纠纷的能力。

(二)发挥了纠纷预防作用。当发现不稳定因素或纠纷苗头时,乡贤调解员坚持“能控就控、能调则调、难调上报”的原则,在“早”字上下功夫、对于预防纠纷发生、防止矛盾激化起到了预警作用。同时,乡贤调解员在生产生活中,积极向周围群众宣传调解案例、行为准则、邻里道德,充当了纠纷信息员、纠纷调解员、法治宣传员的角色,发挥了纠纷预防作用。

(三)提升了人民调解影响力。村(居)民对乡贤调解员有感情基础和信任基础,“有纠纷找乡贤”在群众中普遍形成共识。乡贤参与纠纷调解,使调解工作的群众信服度大大提高,提升了人民调解社会影响力。自“乡贤调解”工作开展以来,我市共建成48个“乡贤调解室”,共有乡贤调解员254人,累计调解纠纷2600余件,超过95%的当事人对调解结果表示满意,为辖区和谐稳定做出贡献,为构建乡村善治格局做出有益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