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业务 > 法律援助 > 案例精选

马尾:一次“培训”换来天价违约金——吴某劳动纠纷案

发布时间:2020-08-26 字号:T | T

案情简介

受援助人基本情况:吴某,女,汉族,80后,江西人

2014年11月1日,吴某开始进入福建毛博士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毛博士公司)处上班,从事门诊主任工作。2017年9月1日,毛博士公司与吴某签订《在职培训协议》。《在职培训协议》约定:毛博士公司为吴某提供台湾考察学习的在岗学习、实践操作等专业技能培训。培训期限为5天,自2017年9月16日起至2017年9月20日止。本次带薪考察培训时间长达5天,总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学历教育学费、外派或委外培训费用、外出学习考察费用、学习培训期间的交通费、食宿费和工资等)由毛博士公司负责。至培训结束期吴某必须为毛博士公司服务不少于三年。如果吴某违约,须赔偿毛博士公司违约金人民币壹拾万元整。

2017年9月16日至2017年9月20日,公司组织包括吴某在内的三人,去台湾参观同行机构和游玩。

2018年3月19日,由于公司从2016年1月起就开始陆续拖欠工资,吴某因不堪忍受公司长期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向毛博士公司提出辞职,毛博士公司经审批同意吴某离职,吴某在毛博士公司正常上班至2018年3月底。但公司却一直未发放拖欠工资,迫于无奈,吴某以毛博士公司拖欠2018年2月份、3月份工资为由申请劳动仲裁,要求毛博士公司支付拖欠工资。毛博士公司亦提起仲裁反申请,要求吴某支付违约金10万元。由于毛博士公司所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为吴某提供专项培训且培训费为10万元,故福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9年2月25日作出榕劳人仲案字[2019]第017号裁决书,裁决毛博士公司应向吴某支付2018年2月、3月工资,并驳回毛博士公司的仲裁反请求事项。毛博士公司不服该仲裁裁决第二项,遂诉至福州市马尾区人民法院。

2019年5月16日,吴某前往福州市马尾区法援中心寻求帮助,经初步审查,吴某为单亲妈妈,在生活中,不但需要负担父母的生活费,而且需要承担儿子的教育抚养费。毛博士公司不但拖欠吴某的工资,还在无合理依据的情况下要求吴某承担10万元违约金,吴某的劳动者合法权益受到了严重的侵害。福州市马尾区法援中心本着“马上就办”的精神,对吴某的各项材料进行审核后,当即指派福建知望律师事务所黄智锋律师承办。

承办过程

通过对案情的梳理、证据的收集、整理,援助律师已基本确定了本案的处理思路:1、毛博士公司已承认拖欠吴某工资,可请求及时足额依法发放工资;2、如何确定台湾之行并非培训活动;3、公司要求支付违约金,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随后,经办律师依法向福州市马尾区人民法院提交答辩状。福州市马尾区人民法院受理本案后,考虑到本案的及时判决关系到劳动者合法权益保护的迫切性,决定适用简易程序,并依法向原告、被告送达相关法律文书。

2019年5月21日,福州市马尾区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本案,庭审中,毛博士公司及其诉讼代理人提出:1、《在职培训协议》系毛博士公司与吴某在自愿平等基础上签订的,依法有效,双方应按约定履行;2、吴某提前离职已违反《在职培训协议》的要求;3、福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认定毛博士公司与吴某之间签订的《在职培训协议》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明显错误。

鉴于此,法援律师认为:首先,吴某与毛博士公司双方虽然签署《在职培训协议》,但吴某对于培训协议内容并不认可。其次,这次台湾之行,并非培训,而是公司的员工福利,公司并未向任何第三人支付过培训费用。同时,公司也未提供任何正式发票、合同等证据证明公司有因吴某个人支付过培训费的事实。本次台湾之行,包括吴某在内的三人,主要行程是参观和游玩。最后,公司从2016年1月起就开始陆续拖欠工资,吴某于2018年3月不堪忍受公司长期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向公司提出辞职,符合《劳动合同法》之规定。

审判员认为: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订培训协议,违约金数额不得超过用人单位提供的培训费用,因此该《在职培训协议》部分无效。鉴于毛博士公司无法提供该公司与台湾培训机构之间,与培训相关的材料,故对毛博士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承办结果

最终福州市马尾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民事判决书,驳回毛博士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点评

毛博士公司作为强势的资方,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不但拖欠员工工资,而且利用其优势的地位与员工签订违约金明显偏高的《在职培训协议》,在没有真正为员工提供培训的情况下,却要求员工支付巨额违约金,明显侵害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法律援助作为弱势群众保障机构,其宗旨主要是保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以达到维护社会稳定,构成一个和谐社会,使弱势群体有一个安定、稳定的良好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