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业务 > 法律援助 > 案例精选

聊聊福州法援为女同胞办的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2017-03-10 字号:T | T

十八大以来,福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共办理妇女维权类法律援助案件12690件。其中,工伤致残女工罗某劳动纠纷等30余篇案件获中央省市优秀案例称号,被中央省市媒体报道。

案例1:智障盲女李某家暴离婚纠纷案

小李是一名智障及患有视觉障碍的双重残疾妇女。丈夫为传宗接代,经人介绍与小李登记结婚,但婚后一直没有子女。丈夫常对小李实施家暴。丈夫先向法院起诉离婚,小李的父亲考虑到对方不出一分钱给女儿作为补偿,因此,故意不同意离婚。最终法院驳回丈夫的诉讼请求。但是,丈夫及其家人变本加厉,实行变相虐待,不给饭吃,以达到逼迫小李自动离婚的目的。由于受援人小李娘家父母年迈,家庭经济困难,无法长期接济,于是小李和其父亲来到福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寻求帮助。

在接到市法援中心指派后,法律援助律师第一时间约见,考虑到双方夫妻之间的感情确已破裂,无任何和好的可能性,小李如若继续处于目前状态,离婚是目前最好的选择,援助律师从支付扶养费变成调解离婚以取得案件转机。她找小李及其父亲进行详细沟通并疏导心理,想通过调解离婚,让对方支付困难补助费,并征求小李及其父亲的意见。期间主审法官积极配合,多次做被告家人的工作。

最终,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如下:一、小李与丈夫双方自愿离婚;二、丈夫支付小李经济困难补助款20000元;三、将部分彩电交付给小李;四、双方各自名下的债权债务由各自享有和承担。

本案从支付扶养费变成调解离婚,让受援人挣脱痛苦的婚姻,并且得到了一定的补偿金,更好继续新生活。这种解决纠纷的方式,符合当今社会倡导实行的多元纠纷解决机制,生活上不管不顾,在经济上控制智障或有精神疾病等无劳动能力的家庭成员的行为也属于家庭暴力。高效地解决纠纷,使双方在调解中都获得一定的利益,更好地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案例2:福州法援首例因家暴申请人身保护令案件

丈夫婚后经常因琐事殴打小欧,小欧曾报警求助,但丈夫事后变本加厉殴打。在遭到一顿殴打后,小欧来到福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求助。

援助中心工作人员发现本案情况特殊,小欧的人身安全正在受到威胁。鉴于情况紧急,为保护小欧人身安全,法律援助中心决定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并指派援助律师办理此案。援助律师到司法鉴定机构、派出所、居委会多方走访,调取了小欧的伤情鉴定、派出所6次出警记录、居委会的调解笔录、小欧丈夫作出的不再家暴的《承诺书》等4份有力证据。

11月8日,援助律师以小欧丈夫为被申请人向法院提出立案申请,11月9日福州市晋安法院立案受理。11月10日上午,法院通知申请人做调查笔录,下午法院即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禁止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有效期6个月。11月11日,法院向小欧丈夫送达了裁定书,并送达公安机关、社区居委会等部门要求协助执行。至此,本案从援助中心介入到结案仅历时6日。目前,援助中心正着手针对小欧离婚及财产分割提供第二次法律援助。

在本案中由于当事人以家庭为中心,本人无任何收入,当事人丈夫也长时间不提供生活费,且还有五岁幼儿需要抚养。因此只有通过离婚,分割婚后共同财产,当事人与孩子的生活才能得以继续。法律援助通过为其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保障当事人在诉讼期间的人身安全,并且为接下来的离婚诉讼赢得主动权。

案例3:精神病妻遭遗弃 法律援助护权益

小何与丈夫婚后感情不和,丈夫从身体和精神上虐待小何,导致小何精神病发,丧失了劳动能力,生活无法自理,被确定为智力、精神Ⅱ级残疾,需专人护理照料。小何一发病,丈夫就将她送回娘家,且不承担治疗费用和生活费,由于丈夫是某单位退休工人,每个月有2000多的退休工资,导致小何的低保也批不下来。万般无奈之下,70多岁的小何父亲到福清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

援助律师接到指派后,马上介入了解案情,并向法院起诉。,法律援助律师意识到,要确保该案件取得满意结果,最大限度维护受援人的合法权益,最关键就在于取得丈夫有扶养能力的强有力证据。于是,援助律师先后多次走访了社保中心、财政局、银行等单位,了解丈夫的退休工资及发放情况,最终调取到了被告的退休工资花名册,并补充提交给法院。

经开庭审理,最终法院作出判决:丈夫每月向小何支付扶养费600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条规定,夫妻有互相扶养的义务。受援人是一名患有智力、精神Ⅱ级残疾的妇女,长期遭有扶养能力的丈夫遗弃。生活上不管不顾,在经济上控制智障或有精神疾病等无劳动能力的家庭成员的行为也属于家庭暴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暴法》,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时,需要扶养的一方,有要求对方付给扶养费的权利。最终受援人拿到了扶养费,维护了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体现了法律援助“贫者必援、弱者必帮、残者必助”服务宗旨。


相关链接: